當前位置: > 新聞中心 > 一線風采

今天我出鏡丨陳宥志:珍惜站在國旗旁工作的幸福狀態

發佈時間:2024-04-26  / 來源: 中國航空集團

陳宥志是簽派員,也是首都勞動獎章獲得者。他自述喜歡“單線作戰”,卻身兼數職;他自述熱愛生活,別人卻說他經常“沒事找事”;他自述喜歡挑戰,但別人覺得他性情溫和好說話。採訪過後,記者想到了一句話“勞動最幸福”,而他說感謝“心流”,他全情投入每一件工作,享受全力付出的幸福時光。

今天我出鏡丨陳宥志:珍惜站在國旗旁工作的幸福狀態

2010年,走出中國民航大學的陳宥志邁進了國航AOC大廳。寬闊的大廳堙A100多個工位代表著公司各個部門共同守護著正在世界各地起降的數百架飛機,一面暀j小的顯示屏上,密密麻麻的載旗飛機給他留下了深刻印象。“榮譽感油然而生,我對自己說,一定要珍惜站在國旗旁工作的機會!”

陳宥志虛心向前輩請教,認真學習幾百頁的《總簽派室業務管理手冊》,按照手冊要求執行每一個動作,簽派放行每一個航班。放行的航班從國內航班擴展到國際航班,從較近的亞洲航線延伸到較遠的歐美航線,最終到難度最大的國際特殊運作航班,他也從一級簽派員升為二級簽派員。

然而,職場大概也有“七年之癢”,在入職五六年後,當簽派放行工作已經熟稔於心,他卻不覺中迷茫了。“每天按照規矩放行航班,工作內容差不多,有時候感覺像一台機器,開始懷疑自己的價值。”

陳宥志是幸運的。2016年,陳宥志看到集團正在招募幸福大使——首先進行心理培訓,回到工作崗位後將承擔起一定的員工心理幫助引導責任。

這次培訓成為陳宥志職場的轉捩點。老師說:“‘心流’是全情投入一件事時的幸福狀態。工作不開心是因為沒有進入‘心流’:工作太簡單會感覺乏味,工作太難會有挫敗感,‘踮踮腳’才能完成的工作才是最好的。”陳宥志恍然大悟。

從此,陳宥志開始“沒事找事”。一次,領導說有的簽派員對局方條款理解不夠深刻,陳宥志便毛遂自薦研究起來。他將簽派放行的每一個動作從局方條款塈鋮鴟睅琚A又為局方條款收集盡可能多的落地場景,將生硬的條款與每位簽派員可能遇到的各種情況建立起連結。“我對簽派放行的認識,也從具體工作中跳出來,站到一架飛機甚至中國民航的角度來看,這種建立在系統認識基礎之上的責任感、榮譽感,較之入職時的那種本能要深刻得多。”今天,陳宥志的《簽派員履職條款》已成為每位簽派員的入職必修課。

2019年11月,領導發來短信:“總簽派室著眼於今後的體系建設,涉及安全研究、業務流程、系統建設、新技術應用、管理制度等多個方面,打算召集一批志願者,你願意參加嗎?”“願意!!!”已經體驗過“心流”的陳宥志願意幹一切有挑戰、有意義的事情。

2020年1月,陳宥志成為安全理論小組組長,沒有漲薪更沒有升職,純粹工作之餘的志願投入,但陳宥志樂此不疲。

今天我出鏡丨陳宥志:珍惜站在國旗旁工作的幸福狀態

“國航安全作風好,這是數十年沉澱的寶貴財富。然而,新環境、新技術、新飛機下,安全理念、安全管理必須與時俱進。”帶著這樣的初衷,陳宥志帶領大家追本溯源,從國際民航文件入手,深挖國家層面的法律法規、中國民航的規章制度,查閱高等院校相關教材;另一方面,理論研究不是終點,小組兩周組織一場討論,圍繞理論開展頭腦風暴,用工作實例佐證理論,最終形成面向運控中心高級經理、品質檢查員的安全理論課堂。

“第一次分享,也不太緊張,但結果不好。”陳宥志的第一課叫《危險源與安全隱患》。“我覺得PPT不是我的,只是照著讀了一遍,沒有發揮出課堂應有的作用。”

檯燈下,陳宥志苦思冥想、認真復盤。重翻課件素材時,他把思緒停留在《航空安全管理手冊》堛漱@句話上:“系統和工作分析……是一個持續完善的過程。常用的方法有SHELL、5M模型、流程圖以及假設分析法等。”

“簽派放行一個航班的各種可能性是怎樣的?我們是不是能夠畫出盡可能明晰的流程圖來呢?”

陳宥志帶領小組從流程圖製作的國家標準學起,細緻梳理運作簽派工作中的業務流程和資訊傳遞流轉路徑,制出十幾張流程圖。“流程圖就是工作‘導航圖’,我們把‘導航圖’從省級細化為市級、縣級、鄉級,讓每條街道都清晰起來。”如果說簽派員對照業務手冊一步步操作是知其然,那麼現在通過流程圖掌握全鏈條工作流程,就是知其所以然,這對於提高簽派放行水準、確保民航安全都是大有裨益的。

而隨著案例越來越豐富、表達越來越通俗,安全理論課堂收到了越來越多正面反饋,課堂現已開展16期,不少人前來索要課件,高級經理們也會頻繁使用安全理論小組分享的原理和方法。

能者多勞,管理工作慢慢多了起來。陳宥誌喜歡跟人聊天,用心傾聽、真誠了解大家的需求和想法,找到組員發展和公司進步的結合點。有一次聊天時,陳宥志了解到新員工趙子昂大學時曾在校外兼職講授《運籌學》,便邀他給安全理論小組講一堂《層次分析法AHP》,趙子昂很樂於分享。後來,趙子昂也加入到安全理論小組,一起為中心發展做志願工作。“志哥是個非常好溝通的人,跟組員都是有事商量著來,對別人要求很少,但對自己要求很高。”曾經同組的秦海耕充滿敬意地說道。

對自己要求高,並不等於“苦行”。陳宥志是運控中心籃球隊隊長,喜歡流行音樂,每週運動三次,只要有空便與愛人遊逛在歷史深厚的美麗大北京。他享受著工作中成長的快樂,也享受著生活中歲月的靜好。在他身上,記者看到了新時代青年的陽光、睿智和力量,也為他們的美好生活而高興。

  (文:趙學美  圖:秦海耕  陳宥志)

返回目錄